您的位置:首页>> 杏苑抒怀 >> 正文
姚李吉:致我们不老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4-10-24    点击数:248    来源:未知

世界杯又开始了,今天巴西对克罗地亚,揭幕战。

我窝在沙发上,一边剥龙虾,一边嘬着啤酒,忽的想起了12年前。那是大二,中国唯一一次入围世界杯,南中医的男男女女几百人一齐挤在老校区大礼堂观战,男生看比赛,女生看帅哥,条件当然远比不上现在家里,但大家都热情高涨。中国男足奉献给球迷的是三战皆负,零入球的不堪结局,不过似乎并没影响到大家的兴致。其实也没几个真球迷,赛后男生们喝酒说球,情侣们躲角落里牵手,都是借酒发疯,求个气氛,远比我现在独乐乐快活多了。

作为新世纪的第一批大学生和最后一批全程在汉中校区度过的学子,入学那日正凑上纽约双子楼的陨落,当时还没手机,更别提移动互联网,消息是从一个无锡舍友的老爸口里得知,当时看热闹,并不了解这事的意义深远。第一次住集体宿舍,五个舍友性格各异,面容充满距离感,对我这样慢热的怂货来说就像进了怪兽森林。好在后程发力,混得贼熟,得以在他们面前不时地肆意乖张,暴露真面目,成为了他们眼中的怪兽。那时我得了一个叫做“女人”的外号,是上铺那哥们儿先叫起来的,至于原因,我们也经历了几轮磋商,还是没有达成一致,他们的说法是:因为我不喝酒不抽烟不泡妞不争斗,成天抱个吉他窝宿舍里,应该开除“男籍”!我的看法是:他们一定是妒忌我,因为我是女生那儿的红人。不管怎样,最后我有了好人缘,而这是大学美好记忆的基础。

入学伊始,万象更新,青春和热血需要释放,大家都忙着串联、入社团、泡妞、打游戏,在最初一段时间里,学习只能往后靠。那是流星花园正热播的年代,大伙儿都希望自己身边有个道明寺或杉菜陪着一起看流星。南京一下子没了四季,只有春天,几乎每个新生都陶醉在脱离牢笼的兴奋之中,直到考前才突然警醒,于是打鸡血灌咖啡泡通宵教室,那时老校区的通宵教室还是临时板房,一起自习的日子也促成了好几双“班对”,这是后话了。

谈恋爱是大学必修课之一,热恋、单恋、追逐、暧昧、同城、异地、饱汉撑死,饿汉馋死……各种剧情、各种激情,总之你得有一样,不然真辜负了这纯真年代。

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老黑人说的:“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在新鲜感褪去和经历了各种尝试之后,学校的大多数人都有了自己固定的生活学习模式,一些人有了大概的方向,或埋头苦读、渐精于专业,或勤工俭学、忙于社团,一些人还在迷茫,满足于80后典型的群体性颓而不废的状态。总的来说,进入了一种所谓“体制化生活”的稳定态,这种状态为我们提供了安全感,把对未来的不确定挡在了校园之外,并一直持续到毕业前。

这种Institutional life大概可分为几类:一种是及时行乐型;一种是立足现实型;还有种是文艺自省型。男生们多为第一种,坚守考试及格的底线,然后找对象打游戏做兼职喝酒吹牛丰富人生,一个不能少,女生们成绩更好些,也更成熟,多为第二种,想着考个靠谱的分数,找个靠谱的男朋友和工作,还有一小撮是第三种,那时文艺青年还是个时髦词儿,买书必然先锋万象,买碟果断马台街,文学艺术哲学都带着来点儿,虽然功底不深,但咱识货呀,再组个同好朋友圈交流心得,抱团取暖,游离于这浊世之外,乐得自在。

中医大概是少数几个需要进行专业思想巩固的学科,最初对于学习阴阳五行完全是抱着猎奇的眼光,听惯了数理化的我们觉得这另一种哲学体系派生出来的理论是滑稽和难以信服的,就像在微软系统里装苹果软件,大脑里下意识显示非法程序入侵。以至于后来考研考博一些人成功转成了西医,被周围人羡慕得称为“漂白”了。

但我依然记得教医古文的盛良老先生,极其认真地备课和授课,却被不懂事的我们当堂顶撞,虽然生气,却依然给了我们厚道的考试分数,现在想来真是惭愧;记得吉文辉馆长的中华文化系列讲座,当场背诵《临江仙》时的大气,讲解卦爻时的精妙和智慧,让我们不自觉的对传统文化生出了爱意;记得“暖男”班主任陈仁寿老师,把我们从前任的“高压政策”下解放出来,耐心地和我们聊天,实在地为班上同学解决困难,参加我们的活动,让大家都觉得亲切;记得在家里自设中药柜的史欣德老师为我们讲中药课,讲课风格生动实用内容丰富,当我们发现所学和现实生活居然能联系起来时,终于有了用中医看病的冲动;还记得搞经方的黄煌老师,讲药证、方证、经方、汉方,讲《医林改错》、《皇汉医学》、《经方实验录》,讲伤寒辨证的质朴和精细,讲中医的简约美,为我们在教科书之外提供了另一种视野。感情和共识可以培养,人之间是这样,我们与中医的缘分也是这样不断加深的,即使我们有些人现在已不做医生,但那些中药和古方的名字也依然是熟悉的记忆。

每个人的青春总是伴随着迷惘,其中一些根深蒂固,以至于青春逝去时,依然没有找到答案。但这并不影响现实的延续和我们的成长,因为时间对每个人是公平的。六十岁的母校越发精壮,感谢老师和校友们的专注与付出,就像这世界杯,父辈对于马拉多纳的崇拜,我们对梅西C罗的喜爱,其实都是足球运动的荣耀,希望有一天,大家能再次聚首,看球,痛饮。 

作者:姚李吉

(转自南中医60周年校庆网)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会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管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