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杏苑抒怀 >> 正文
苏克雷:与仙林校区一同起航
发布时间:2014-10-24    点击数:307    来源:未知

公元2002年10月28日,对于这年高考志愿填报“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孩子们来说是个不寻常的日子,我和其他2000多名仙林拓荒者怀揣着最初的梦想相聚到这块土地,开始了大学生活。我是一名复读生,2002年参加了中国最后一次在7月份举行的高考,因为高考前突发肾结石,于是我立志学医,报考了南京中医药大学。清楚记得那一年的暑假很长,将近4个月,以至于过了9月份,经常被周围邻居怀疑高考又落榜。但不管怎样,我考入了南京中医药大学最传统的中医学专业,开始了我的中医之路。

我们是入住仙林的第一届学生,老实说,那时候学校的样子与梦想中的大学的形象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那时候的水泥建筑就是1号管理站、3号管理站和1食堂,宿管站外面还没有铁栅栏;那时候全体男生住在3管,其中有一栋楼还住着女生;那时候计算机机房在食堂3楼,学工办在1号管理站女生宿舍楼下;那时候我们上课在简易工棚里,没有正式的教室和图书馆,下雨的时候偶尔也会漏雨;那时候出门要先坐马自达(后来被取缔)到南师大然后坐70路才能到市区,很快就有了310路,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有了97路;那时候仙林大学城能叫大学的就是南京师范大学和南京中医药大学,南京经济学院和南京邮电学院还没升为大学;那时候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都可以见到来来往往尘土飞扬的卡车,我们每天伴着炸山的轰轰声起床,头发身上都充满了尘土的味道,一到下雨天,地上泥泞不堪,也很容易摔倒;那时候手机和电脑还没普及,班上仅有零星的几个人有手机,还不是彩屏的,更不能拍照,多数人上网要去网吧。

面对这些,有些人的梦想一开始就有了落差,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们班有个同学没有报到,而且由于条件限制,我们这一届也没有军训。

由于开学比较晚,所以课程安排很紧密,我们的解剖课安排在星期三一整天,一周理论,一周去汉中门实践看标本,因为当时汉中校区还没有整体搬迁至仙林。对于当时不能把肯德基和KFC对等起来的我,心理想着只有好好学习,毕业才能有更好的生活,才能进我们区的中医院。为此,第一年我的成绩很不错,还拿到了奖学金,我很开心。

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用上了新教室,我也基本适应了大学的生活。上午的课程是8:20-12:20,下午的课程是14:00-17:10,晚上的课程是18:30-20:40,上午、下午、晚上分别是5、4、3节课,每节课40分钟。平时没有课的时候,可以找个教室上自习,或者约几个同学在操场上活动。晚上没有课的时候,我们也会去听讲座,我开始了解了一大批优秀的中医大家,周仲瑛、黄煌、季光等等。周末也会和同学出去逛逛,尽管我是南京人,但是在上大学之前,夫子庙从没有去过,新街口也很少去。春天里,我们也会组织班级活动,我们去过珍珠泉、将军山等地方。我还参加了医桥工程部社团活动,平时查资料回答《南京晨报》乔医生信箱中患者的问题,有的时候还会组织大型义诊活动,我就参与到其中,帮着测血压。在活动中,我碰到一些研究生学长,很羡慕他们渊博的知识,心里有了考研的念头。我们也有疯狂的时候,整个寝室在周末集体睡到中午,然后冲到新街口吃傣妹。但每逢期末考试来临,宿舍里的小伙伴都会涌向教室进行临时抱佛脚的复习,有的时候还能见着为了抢座位而吵架的女同学。

2003年上半年非典肆虐,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抗击非典。2004年10月,我们迎来了50年校庆。2005年2月,我们班开始床边教学,教育实践基地是苏州。2006年2月,我们结束了临床各科的学习,许多同学跃跃欲试,掀起一股去跟老中医抄方的热潮,我当时联系了龚丽娟教授,那时候去省中医院要么坐校车,要么倒公交,来回比较折腾,但是我们乐在其中。2006年6月,我们开始了临床实习,同时我也着手准备考研。2007年6月,我们毕业了,大多数同学走上工作岗位,我和部分人选择继续读书,其中包括保研的,我们这一届也是学校首次执行保研的政策。毕业前的散伙饭,兴奋却又伤感,很多感性的人都哭了。有多少人还记得,你们依依离别的时候,南京也舍不得你们,下了好几天的大雨,有些地方都被淹了。

2007年9月7日,我又回到南中医的课堂,开始了研究生的学习。我的导师是郭立中教授,他是一位铁杆中医,一直提倡“中医的生命力在临床,中医学子要早临床、多临床、反复临床”。同时他又是一位大德之人,周末他带领弟子奔赴养老院或者社区进行义诊活动,经过这种模式的训练,学生们的中医临床技能夯实了,由于同门之间每周都会见面,一起服务患者,一起讨论问题,同学们的情感也加深了。郭老师是周仲瑛的博士后,我们经过考核之后,还可以进一步的跟着周老抄方学习。

受老师仁者之心的影响,在完成临床轮训并且拿到职业医师证的我于2009年10月28日参加了中国青年志愿者海外援助非洲尼日尔的活动,我在千里之外用针灸给当地居民和旅居华人进行医疗服务,受到很好的评价,我的自信心也提高了。由于我是休学一年进行海外援助的,所以我于2011年硕士毕业。尽管中医技能掌握的还可以,还有海外援助经历,但是在找工作过程中还是面临比较大的挫折,所以我毅然选择继续深造,我的运气还可以,博士入学考试过关后,我于2011年9月再一次回到课堂,开始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攻读博士期间,由于毕业要求比较高,大部分时间是在实验室度过的,而我还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坐诊,赚取一定的生活费,另外还可以增加临床实践的技能,加上国家和老师的补助,顺利完成了学业。

目前,学校日常事务全部搬迁至仙林,而且地铁二号线连接着汉中和仙林,让广大同学出行更加方便。学校的基础设施也已经完备,各项活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我即将毕业离开学校,离别曾经呆过十二年的母校。如果说前面在校的中医路一直在学习,而毕业后踏上工作岗位的我将真正践行中医之路。

今年,学校喜迎60华诞,我希望我和我的同学们能齐心协力,做好本职工作,给母校争光!

作者:苏克雷

(转自南中医60周年校庆网)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会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管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