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杏苑抒怀 >> 正文
马顾全:光影流年忆师恩
发布时间:2014-10-24    点击数:851    来源:未知

窗外已经不知不觉到了六月天,又是一年毕业季,看着又一批莘莘学子穿上学位袍,正拍摄着她们青葱岁月里的一张重要合影,我不禁想起了那一年自己满是稚气的脸,永远定格在记忆的长河中。

与南中医解不开的缘要从2002年的6月说起,那一年,我还未满20岁,外婆是幼儿园老师,从我懂事起,她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高考的志愿和未来的命运都由我自己做出了选择。出于对中医文化的喜爱和想为家人提供健康的保障,我选择了南京中医药大学做为我的第一志愿。那年9月,我如愿被本硕连读专业录取,来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开始了脱离父母一个人的生活,在我心中,这是长大的开始。

掐指一算,我来到南中医已经12载,比起母校的60华诞,我只与其中的五分之一有关,但是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最青春的部分啦。这一路走来,很多恩师给了我无私的帮助,让我慢慢从一个刚刚脱离父母爱哭鼻子的小姑娘成长到现在自己为人母。我想用一些点滴的回忆片段,来对母校也是现在为之奉献的工作单位,献上我的生日祝福。

2002年对于南中医的历史,也是特别的一年,仙林新校区启用,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做为南中医和南师大联合办学的第一届学生,我大学的第一年是在南师大度过的,中间间或也回到母校参加过一些活动,但是印象并不深刻。

2003年结束了南师大基础课程的学习后,我们全班32个人回到南中医仙林校区。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开始学习中医基础课程,这时候对我的中医学习产生深远影响的第一位恩师,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他就是我的中医诊断学的老师——岳沛平教授,岳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他已经是接近60岁的老先生了,不过他的中气绝对秒杀绝大多数中青年的老师,当时的教室还没有多媒体的扩音设备,他上课从来不用小蜜蜂,声音大到隔壁班都能听见,他上课也不带讲稿,因为他说所有的讲稿都在肚子里面,举例子那是信手拈来,虽然他年过半百,可是我觉得他帅呆了。后来,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跟随岳老师抄方,周六上午的南湖省中二院,虽然岳老师是中医诊断学的老师,可是他对西医诊断的最新进展也不断学习中,对我们要求也颇高。他问了问题,我就先去查阅资料,下个礼拜再把看到的说给他听,他总是很有耐心,纠正我错误的部分,肯定我掌握的部分。这给我之后的学习提供了很好的动力,等到4年级的时候,我常常提早半个小时到诊室,先到给等候的病人问诊,换来岳老师的一句“小朋友今天表现很好”,就让我高兴好久。岳老师那时候对我有个要求,搭脉搭上一万个,就让我出师。很汗颜的是,我后来没能做临床医生,看来很难完成恩师的这个要求了。不满足这个要求我就不能出师,就可以一直都做他口中眼中的小朋友了。这是后话了。

2003年末、2004年初的时候,由于我是班长,课余常常帮助学工办的老师发布一些通知,刘明老师就让我有空的时候去学工办做做她的小助理,现在回想来,我走上学生管理这个岗位,也许跟当时的锻炼分不开。我很感谢那时候刘老师给我的指导和帮助,那时候她还很是年轻,把我们当作是自家妹妹一样,所以现在的我,面对比我小上几岁的学生们,就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只是现在每年送走五六百,又迎接来五六百,弟弟妹妹实在有点儿多,很难记住每个人,谁叫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主干专业一定是大热门呢。在大概2005年的时候,学校校长办公室牵头创办了一本为了增进海内外校友交流沟通的杂志《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通讯》,并在全校学生中招募2名助理记者,我对此很感兴趣,经过层层选拔,我有幸被伏荣红老师挑中了,成了她的一名助理小记者。这段经历让我长了很多见识,伏老师给了我机会采访了耳鼻喉科的老前辈——干祖望先生,当时去到传说中的省中中南海——上海路2号干老的家中,参观了干老的茧斋,真是荣幸之至的好差事。再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还接受了一个更难想象的任务,采访欧洲中医之父——马万里先生,原本外事办安排了一名翻译老师,结果翻译老师临时有事,只能我自己硬着头皮自己用英文和马万里先生访谈,所幸顺利完成了,如果到如今,一定不敢了。两篇采访的稿件后来都刊登在校报上了,这是学生时代让我欣喜着的美好记忆。

时间回到2004年,那时候学校开始实行本科生导师制,岳老师当时说到:“我是基础医学院的老师,不太方便继续带你,你要继续学习没有问题,如果要正式拜师,我还是把你推荐给我的老同学吧。”于是,我生命中又一个非常重要的老师在此时出现了,他就是我的本导,我的硕导,我的青苗计划指导老师,我的领导,如师如父的汪悦教授。第一次见他,就很怕他,并不像很多人印象中和蔼可亲的汪院长,汪老师那样的印象,我很害怕他,虽然他看起来很和蔼,但是有种不怒自威。我第一次见汪老师是在本导的拜师仪式,慕名报他名下很多人,我很害怕我不够优秀,汪老师不同意我做他学生。这样的印象一直延续至今,对专业的或者是工作,汪老师对我要求都极高,所以每当他提问,我都要紧张万分,会的不会的,都害怕出错。生命中总需要一些敬畏的对象,这样就不会乱了章法,汪老师总对我说,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能帮人处且帮人,他自己的确是这么做的,在潜移默化的10年影响下,我也向这个要求努力吧。

2009年,我顺利毕业,经历了一番大家都明白的辛苦和选拔,留校工作,任第一临床医学院研究生秘书一职。这个工作让我放弃了一部分的专业,主要工作的重心都在照顾好我院庞大数量的研究生们,但我仍不想放弃我的专业,偶尔承担一点点医学的课程,我很享受课程结束时,学生们给我的热情鼓掌;偶尔利用课余时间跟师抄方,做中医的好苗苗,我还想继续努力续写我与南中医精彩的故事……

作者:马顾全

(转自南中医60周年校庆网)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会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管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