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杏苑抒怀 >> 正文
汤佳崯:悠悠岐黄路 三代中医情
发布时间:2014-10-24    点击数:702    来源:未知

从小生活在峨嵋岭12号大院的我,总是很享受傍晚时分牵着父亲的大手,凝望墙那头铺满半边天空的彩霞,晚风阵阵,清凉的空气里弥散着中药的芳香和隔壁的书声朗朗。这时,父亲总会骄傲地说:“那边就是我的母校,也是外公的母校,希望将来成为你的母校”。晚霞映红了父亲的脸庞,平静而满足,这种只有在外公和父亲为患者治病时才独有的神情早已深藏在我的心中,使我对它的追寻如同对一墙之隔的世界所怀有的憧憬一般。

一、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我的外公单兆伟教授于1959年入校,是当时南京中医学院的第二届大学生。大学6年的时光里,外公一直担任中医班班长,做好班级服务的同时,勤勉踏实的他在学业上也一直是表率。外公总说:“大学养成的好的学习习惯可以受益终身。” 青瓦白墙的校舍里,苍劲茂盛的香樟树下,是外公在诵读古籍文献,伏案摘录医案;临床实习的科室里,是外公在耐心询问病情,斟酌遣方用药。即便是现在已过年逾古稀的他,依旧保持年轻时对待中医的那份热忱与踏实,习惯每天抄录名家名方医案,并拿来与我分享摘录的经验和学习的心得体会。

对南中医的回忆,外公总是如数家珍。他最敬重的班主任唐玉虬老先生在毕业时赠予他的诗,外公更是小心珍藏。“金陵虎踞龙蟠地,至今犹有英雄气。四方来学群均彦,个个学归卓绝技。技高还望心能细,一药出入人生死。上工治病十可全,能兵一卒不虚置。”每每读罢,我总是震惊于唐老遒劲的书法、激昂的文采,后又感慨老师与学生之间浓浓的情意。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唐老对学生从医道路上对待医术、对待病人、以及医德培养上的殷切希望。外公在50年的从医生涯中,也始终践行唐老的教诲。

二、仁心仁术  沉毅笃行

我父亲汤忠华的大学青春岁月也是在南中医度过的,他于1984年入校学习。父亲对待学习的态度一如父亲的为人:踏实坦荡。简单朴素的学习环境守护着那代学子对中医的向往。数理化思维变成了阴阳五行和藏象学说,一开始接触中医的理论有很多的不解,但他坚持了下来。那时自信敬业的校训深深地影响着每一个学生,老师们无私奉献诲人不倦的精神,铸就了那个时代南中医积极向上的教学氛围,许多学子脱颖而出,父亲曾多次告诫我,中医学习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要多思多想,反复揣摩。正是凭借着勤奋踏实的态度,毕业时以全系第一的成绩留在了附属医院,同时也成为了我校的一名教师。用父亲的话来说:“是南中医给予了我的今天,我应当将这份情意回报给母校,让中医更好地传承,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使之发扬光大。”

繁重的临床工作并没有影响他这种对中医事业的热爱,经过努力,他顺利完成了研究生学习,获得博士学位。父亲也非常关心我的中医课程学习,时常给予必要的指导,每每考完一门,总会将成绩进行比较,告诉我哪些还需改进。

三、明德修心  厚积薄发

相比于祖辈和父辈们,我很幸运地能在这块依山傍水的仙林校区学习。灵山脚下的南中医,每天清晨总能看到杏林学子在仲景像前晨读,图书馆的学生更是座无虚席。在南中医学习的两年,我受益颇深。特别是在内经学习后,我对中医理论的认识进一步加深。“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的生活方式无不影响着我的起居生活,对中医养生更有了浓厚的兴趣。整体观和辨证论治的思维模式影响着我的人生观和处事方式。寒暑假里,我跟随外公在省中医院名医堂抄方。外公对待病人和蔼的态度、严谨地问诊、个体化的诊疗方案都深深影响着我。让我对中医治疗充满信心。我也借此机会让书本上的知识在临床上得到了验证。每遇到不常见的脉象,外公会让我也为病人号脉,并鼓励我多尝试多感悟。南外毕业的我仍保持着对英语的喜爱,除了参加英语竞赛外,利用课余时间,帮老师做一些中医英语翻译。希望以后能尽自己的努力,让中医进一步走向世界。

哈佛大学有句名言:大学的荣誉,不在于它的校舍和人数,而在于一代代人的质量。是南中医这块肥沃的土壤孕育了我家这棵中医之树。外公是那深邃的树根,绵延数里,救人无数;父亲是那挺拔的树干,顶天立地,践行中医;我是那遒劲的枝丫,欣欣向荣,推陈出新。母校送出了一代又一代中医人,而她始终沉静厚重,凭借自己深藏的力量生长化收藏,应当在我有限的青春时光里,不去依赖,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感触母校的心脏,那个与我的心率最贴近最平和的心脏。

   作者:汤佳崯

(转自南中医60周年校庆网)

版权所有: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会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仙林大学城仙林大道138号    邮编:210023    [管理网站]